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委动态
栏目导航

建立考核机制 推动生态产品价值高效转化

 二维码 46
发表时间:2021-07-16 14:18

建立考核机制 推动生态产品价值高效转化

郑启伟 李思远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这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坚定不移走高质量发展之路的战略决心,标志着我国在全球率先踏上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从试点探索到形成生态文明建设新模式的伟大征程。我们要全面理解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的深刻内涵和重大意义,切实增强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自觉性和坚定性,努力创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

  一、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要发挥政府主导功能

  当前,我国生态环境质量呈现稳中向好趋势,但成效并不稳固。总体上看,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压力叠加、负重前行的关键期,已进入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的攻坚期,也到了有条件有能力解决生态环境突出问题的窗口期。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是适应我国当前发展阶段的必然要求,是有效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矛盾的重要举措,是加快推动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生态文明建设新模式的关键招数。

  同时,我国经济已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跨越一些常规性和非常规性关口,有必要充分发挥政府在制度设计、经济补偿、绩效考核和营造社会氛围等方面的主导功能,把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作为促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有力政策工具,完善工作目标分解、督促检查、考核奖惩等配套制度,建立健全推动工作落实的制度机制,提高各级政府绩效综合考评结果的科学性、真实性和公信度,形成以政府制度供给的四两”,拨动社会、市场等的“千斤”,拓宽可持续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

  二、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要聚焦三个方面的结合

  聚焦与高质量发展的结合。《意见》明确探索将生态产品总值指标纳入各省(区、市)党委和政府高质量发展综合绩效评价。从生态产品总值内涵看,这一指标充分体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是一个统筹了生态保护修复与建设、生态产品质与量的综合性指标。把这一指标纳入党委和政府高质量发展综合绩效评价,明确了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不单强调生态保护修复,而且是更加旗帜鲜明地强调科学合理开发利用生态产品,有效释放生态产品价值,促进生态优势转为高质量发展优势的导向。从高质量发展要求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高质量发展,就是能够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把生态产品总值纳入党委和政府高质量发展综合绩效评价正是生态环境领域体现高质量发展要求的关键举措,体现了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体的系统观念,彰显了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的根本要求,更好地契合了我国“十四五”时期的高质量发展主题和2035年远景目标。

  聚焦与主体功能区战略的结合。深入实施主体功能区战略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基本要求,体现了尊重自然规律谋发展的科学理念和长远战略思维,打破了所有区域都要加大经济开发力度的思维定式,扭转了追求短期利益的发展观念。推动落实在以提供生态产品为主的重点生态功能区取消经济发展类指标,重点考核生态产品供给能力、环境质量提升、生态保护成效等指标,就是按照主体功能区战略要求,创新发展举措,实施差异化政策,充分发挥生态功能强的地区的比较优势,为具有强大生态功能地区的绿色发展指明了方向、明确了路径。同时,随着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们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而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不是以牺牲生态环境换取发展的现代化,这就要求其他主体功能区要深化生态文明建设,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与生态高水平保护相协调,适时开展经济发展和生态产品价值双考核”

  聚焦与关键少数”群体的结合。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确定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后,干部群体这个关键少数就是决定的因素。实践表明,优良生态产品之所以成为稀缺品,与过去一段时期不少党委政府采取了粗放型发展方式密不可分。因此,各级党政领导是在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关键少数”。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必须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抓住了这个根,就是牵住了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牛鼻子”。推动将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结果作为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重要参考,是对现行离任审计制度的有效补充和重要完善,也是对树立底线思维的再次强调,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自然和生态环境,千万不要破坏生态环境,彻底摒弃以牺牲生态环境换取一时一地经济增长的做法,坚决避免出现生态产品总值严重下降。

  三、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要推进形成有效举措

  引导制定生态产品总值科学目标。生态产品总值是特定行政区域单元生态系统提供的生态产品总价值量,反映的是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生态福祉的能力,其能力大小取决于当地生态资源禀赋。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背后逻辑看,一定区域生态产品总值应稳定增长,至少不降低。换言之,就是生态环境质量应稳定向好,不能变差。从不同区域看,生态资源禀赋差异是导致区域间生态产品总值不同的主要原因,因此不同区域间生态产品总值的横向比较值得商榷,而本地生态产品总值的纵向比较则有较强的实际意义。因此,在探索将生态产品总值纳入各地党委和政府高质量发展综合绩效评价中,要充分考虑各地区的差异性,要在科学开展生态资源调查、生态产品总值核算的基础上,因地制宜制定纳入评价的生态产品总值指标及目标值,如可采用生态产品总值年均增速、单位面积生态产品总值等指标及指标值。

  创新开展综合绩效考核评价举措。考核评价体系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要抓住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这个指挥棒”,将构建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政策制度、生态产品价值有效转化、满足人民优美生态环境需要等作为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的综合绩效评价指标。要充分体现激励与约束相统一的要求,促进各地树立绿色发展政绩观,突出重实绩的用人导向,对真正推动生态文明体制机制创新、能够解决生态文明建设实际问题的干部实行激励和容错,保护改革创新积极性,把考评结果作为干部使用的重要依据,调动各级干部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积极性,不断提高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能力和水平,为推动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生态文明建设新模式提供创新动力。同时,对影响生态产品价值有效转化的行为,需严肃问责、及时纠偏。

  充分调动中央地方两个积极性。《意见》的出台,为全国探索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指明了奋斗目标和方向,提供了工作依据和遵循,增强了推动生态文明体制机制改革的协同性、整体性和有效性。为了推动工作高效落实,国家层面除了强化顶层设计外,还要细化具体目标、标准和政策,完善配套政策和机制,为各地创新开展工作提供抓手载体。同时,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考核机制是一项政策性较强的创新工作,各地要在中央的领导下,充分发挥自身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创新探索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差异化途径,形成比学赶帮、因地制宜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生动局面。

  (作者单位: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