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动态
栏目导航

当前金砖国家经济形势与未来走势分析

 二维码 54
发表时间:2019-07-10 14:17

当前金砖国家经济形势与未来走势分析

原倩

2019年以来,金砖国家经济增长势头普遍回落,投资消费增长动力疲弱,对外贸易均出现萎缩,通货膨胀压力有所回升但总体可控,除俄罗斯外就业压力有所上升,财政收支状况有所改善,政府债务负担表现出不同程度的上升,货币政策呈宽松走向。综合判断,当前金砖国家经济运行面临利弊参半、风险上升的内外形势,未来一个时期经济下行压力或将进一步显现。

一、金砖国家经济形势分析

(一)经济增长势头明显回落

2019年一季度,印度经济同比增长5.8%,低于上个季度6.6%和去年同期7.7%的同比增幅,为2015年以来最低季度增速,农业和制造业表现不佳是拖累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一季度,俄罗斯经济同比增长0.5%,低于上个季度2.7%和去年同期1.9%的同比增速。一季度,巴西经济同比增长0.5%,低于上个季度1.1%和去年同期1.2%的同比增速,成为2017年二季度以来最低增速。一季度,南非经济同比增长为0,环比萎缩3.2%,环比增速成为自2009年一季度以来最低增速,电力供给不足造成频繁限电是造成经济萎缩的重要原因。

(二)对外贸易普遍萎缩

2019年1—2月,印度货物进出口额为1304.5亿美元,同比下降0.3%。其中,出口530.5亿美元,同比增长3.2%;进口774亿美元,同比下降2.5%;贸易逆差243.5亿美元,同比下降13%。1—2月,俄罗斯货物进出口总额为990.7亿美元,同比下降0.9%。其中,出口662.0亿美元,同比增长0.4%;进口328.7亿美元,同比下降3.5%;贸易顺差333.3亿美元,同比增长4.5 %。1—4月,巴西货物进出口额为1279.1亿美元,同比下降2.1%。其中,出口721.5亿美元,同比下降3%;进口557.6亿美元,同比下降0.8%;贸易顺差163.8亿美元,同比下降9.8%。1—3月,南非货物进出口额为419.8亿美元,同比下降9.7%。其中,出口208.4亿美元,同比下降7.3%;进口211.5亿美元,同比下降11.9%;贸易逆差3.1亿美元,同比下降79.8%。

(三)通货膨胀有所回升但总体稳定

印度价格水平近期有所回升但总体稳定,2019年4月CPI同比增长2.92%,略高于上月2.86%的同比增速,低于去年同期 4.58%的同比增速。俄罗斯价格水平依然较高,4月CPI同比增长5.2%,略低于3月份5.3%的阶段性峰值,高于去年同期2.4%的同比增速,也超过了央行设定的同比增长4%的通胀目标。巴西通胀水平不断上涨,4月广义消费者物价指数(IPCA)同比增长4.94%,达到16个月以来的高点。南非价格水平比较稳定,4月CPI同比增长4.4%,位于南非央行设定的3%—6%的目标区间的中点附近,略低于上月和去年同期均为4.5%的通胀水平。

(四)就业压力仍部分存在

印度失业率有所上升,据国际劳工组织(ILO)数据,2018年印度失业率为3.53%,高于2017年3.52%的水平,达到2013年以来的最高值;据印度经济监测中心(CMIC)数据,2019年5月印度失业率为7.17%,较2018年6%左右的失业率有所提高。俄罗斯失业率较低,2019年4月失业率为4.7%,与上两个月持平,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9%的阶段高点波动下降,达到1998年俄罗斯经济危机爆发以来的历史较低水平。巴西失业率有所上升,2019年一季度失业率为12.7%,高于上季度11.6%的水平,达到2018年二季度以来的高点。南非失业率仍处高位,2019年一季度失业率为27.6%,略高于上季度27.1%和去年同期26.7%的水平。

(五)财政收支改善但债务负担呈不同程度上升

从政府收支看,2018年,印度政府预算赤字占GDP比重为3.42%,略低于2017年3.53%的水平,达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低值。2018年,俄罗斯政府预算盈余占GDP的比重为2.7%,扭转了2012年以来连续6年的预算赤字,财政状况有所改善。2018年,巴西政府预算赤字占GDP比重为7.1%,低于2017年7.8%的水平,延续了从2015年10.2%的水平连续3年收窄趋势。2018年,南非政府预算赤字占GDP比重为4.4%,与2017年持平,位于2009年以来的较低水平。

从政府债务负担看,2017年,印度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68.7%,略低于2016年69.6%的水平,超过欧盟60%的警戒线。2017年,俄罗斯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13.5%,略高于2016年12.9%的水平,总体上保持较低水平。2018年,巴西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77.22%,高于2017年74.07%的水平,从2013年52%左右的水平上连续第5年保持上升走势,政府债务负担明显增大。2018年,南非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55.8%,高于2017年53.1%的水平,从2008年27%左右的水平上连续攀升,接近欧盟60%的警戒线。

(六)货币政策趋向宽松

印度再次放松货币政策。鉴于消费和投资疲软、增长动力减弱的形势,印度央行2019年6月下调回购利率25个基点至5.75%,为年内第三次降息,达到2010年7月以来的最低点;同时将货币政策立场由“中性”转为“宽松”。俄罗斯偏紧货币政策再次延续,但年内有望放松。2019年4月26日,俄央行决定维持7.75%的基准利率不变。为应对通货膨胀,2018年9月和12月俄央行两次加息,目前已度过2019年3月5.3%的通货膨胀高点并开始回落。俄央行总裁纳比乌里娜6月表示,央行已准备在近期内考虑降息。另外,俄央行5月31日决定,从2019年7月1日起将持有通用牌照的银行、持有基本牌照的银行和非银行信贷机构的个人外币债务的存款准备金率上调1个百分点至8%,其目的在于抑制信贷机构债务结构中外币计价债务的增长。巴西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不变。受国内经济放缓态势影响,巴西央行2019年5月连续第九次决定维持现行的基准利率6.5%不变,维持1986年以来的最低利率。南非维持利率不变但表态更为温和。5月23日南非央行决定维持再回购利率6.75%不变;其中,3名委员支持维持利率不变,两名委员支持降低25个基点。与3月份会议全体委员支持维持利率不变相比,目前南非货币政策取向更加温和,不排除年内降息可能。

二、金砖国家经济形势展望

当前金砖国家经济运行面临利弊参半、风险上升的内外形势。从外部条件看,英国脱欧、法国“黄马甲”运动、伊朗核问题等地缘博弈进一步加剧,世界经济复苏势头有所放缓,金砖国家经济发展面临的外部条件更加恶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报告预测,2019年70%的全球经济体增速将会下降,全球经济增长将降至3.3%。同时,近年来全球债务过度扩张,IMF 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债务总规模比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高出50%以上,加上全球流动性趋紧,通过宏观经济政策刺激增长的空间不足。在国际金融环境不确定性增大的背景下,金砖国家金融稳定性将面临更大挑战。

从各国自身看,金砖各国经济形势虽有不同,但总体上均面临喜忧参半的形势。印度经济增长前景总体较好,2019年5月,印度制造业PMI为52.7,高于上月51.8的水平,位于中等水平;二季度,印度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05,高于上季度104.6的水平,达到2016年三季度以来的高点;3月,印度工业生产指数(IIP)为140.2,高于上月127.5的水平,成为2018年4月以来的高点。俄罗斯经济面临一定压力,2019年5月,俄罗斯制造业PMI为49.8,低于上月51.8的水平,成为2018年9月以来的最低值;2019年一季度,俄罗斯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6,略高于上月的-17,总体上仍处于2015年以来的较高水平。巴西经济下滑态势或将进一步显现,2019年5月,巴西制造业PMI为50.2,低于上月51.5的水平;一季度,巴西消费者信心指数为48.4,低于上一季度49.8的水平;2019年以来,巴西工业生产指数徘徊在较低水平,4月为83.2,略高于3月的81,但低于去年同期86.6的水平。南非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2019年5月,南非制造业PMI为45.4,低于上月47.2的水平;二季度,南非消费者信心指数为5,高于上月2的水平,位于2014年以来的较高水平。

综合判断,未来一个时期,金砖国家经济下行压力或将进一步显现。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2019年4月份报告预测,2019年和2020年,印度增长将分别为7.3%和7.5%,俄罗斯经济增长将分别为1.6%和1.7%,巴西经济增长将分别为2.1%和2.5%,南非经济增长将分别为1.2%和1.5%。

三、对我国的影响及对策

我国与其他金砖国家经贸关系紧密。2018年,印度与我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902.7亿美元,增长6.5%。其中,印度对我国出口165.3亿美元,增长30.2%,占印度出口总额的5.1%;印度自我国进口737.4亿美元,增长2.3%,占印度进口总额的14.4%;印方贸易逆差572.2亿美元,我国是印度第一大逆差来源国。截至2018年12月,中国是印度排名第三位的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2018年,俄罗斯与我国的双边货物贸易额为1082.8亿美元,增长24.5%。其中,俄罗斯对我国出口560.8亿美元,增长44.1%,占其出口总额的12.5%;俄罗斯自我国进口522.0亿美元,增长8.6%,占其进口总额的22%;俄罗斯对我国贸易顺差38.7亿美元,增长142.4%。2018年,巴西与我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989.4亿美元,增长32.2%。其中,巴西对我国出口642.1亿美元,增长35.2%,占巴西出口总额的26.8%;巴西自我国进口347.3亿美元,增长27.1%,占巴西进口总额的19.2%;巴西与我国的贸易顺差294.8亿美元,增长46.2%。中国是巴西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2018年,南非与我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257.8美元,增长7.8%。其中,南非对我国出口86.6亿美元,下降0.1%,占南非出口总额的9.2%;南非自我国进口171.2亿美元,增长12.4%,占南非进口总额的18.3%;南非对我国的贸易逆差84.6亿美元,增长28.9%。当前,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等金砖国家经济增长阻力增大对我国发展的影响具有多重影响。

一是影响我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等金砖国家经济增长下挫、需求疲软,延缓全球经济复苏态势,不利于我国经济外部需求的稳健复苏和扩张,并对进一步增强我国与其他金砖国家的经贸投资联系带来负面影响。

二是对我国对外经济合作造成多重影响。一方面,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等金砖国家经济的萎缩趋势将增大其与我国合作需求和意愿,为推动金砖合作、加快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增添新动力;另一方面,印度等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其参与“印太战略”的可能,并增大金砖国家的内部分歧,为我国与其他金砖国家的国际合作带来不确定性。

对于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等金砖国家经济形势的变化,应当采取以下三点对策。

第一,紧密跟踪,加强合作,同时密切关注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等金砖国家贸易逆差及其变动趋势。

第二,积极加强同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等金砖国家的磋商合作,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多边经贸体系。

第三,加强与其他金砖国家战略磋商,围绕金融稳定与合作等重要议题积极开展合作,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改革。

(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外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