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动态
栏目导航

2019上半年美国经济形势和全年展望

 二维码 330
发表时间:2019-07-10 14:16

2019上半年美国经济形势和全年展望

李馥伊

2019年第1季度,受净出口和个人消费的提振,美国GDP增速超预期,净出口超过消费成为刺激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季度以来,一系列前瞻性指标显示美国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减弱。5月,美国非农就业数据远低于预期;受能源、食品、医疗等价格上涨影响,美国通货膨胀率呈现持续上升态势。外贸方面,虽贸易逆差额小幅收窄,但受贸易摩擦和市场悲观预期影响,美外贸规模连续下滑。美国财政赤字尾大不掉,政府债务规模已突破22万亿美元,严重挤压了特朗普施政的运筹空间。鉴于2019年以来美国经济自身动能减弱、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加,预期下半年美联储将降息1—2次。考虑到短期经济政策利好和近期美国经济表现处于历史较高水平驱动,预计下半年美国经济将延续温和增长态势。

QQ截图20190710144150.jpg

一、上半年美国经济形势分析

(一)净出口和个人消费支撑经济增速超预期,但产业内生增长动力有所减弱

受净出口和个人消费等因素提振,2019年第1季度美国 GDP 环比折年率为3.1%,较2018年第4季度增长0.9个百分点,高于市场预期。其中,1季度个人消费支出、私人投资总额、净出口、政府购买对GDP分别贡献0.9、0.78、0.96、0.42个百分点,净出口超过消费成为支撑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近期,美国产业内生增长动力有所减弱,2019年4月产能利用率降至77.9%,为近半年以来最低值;5月Markit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值为 50.5%,较4月萎缩2.1个百分点;5月 Markit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值为50.9%,环比萎缩2个百分点。

(二)失业率位于历史较低水平但非农数据表现不佳,通胀压力小幅攀升

受能源、食品、医疗等价格上涨影响,2019年1月以来美国通货膨胀率呈现持续上升态势。2019年4月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增长2%,为2018年11月以来最大增幅;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波动的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4月同比增长2.1%,环比上涨0.1个百分点。作为美联储确定通胀压力和货币政策取向的重要参考指标,2019年1季度核心PCE价格指数年率为1.0%,较2018年第4季度下降了0.8个百分点,显著低于2%的调控目标。由于专业和商业服务领域及医疗领域的就业持续改善,2019年5月失业率下滑至3.6%,创18年来新低。同期,受私营部门新增就业人数偏低拖累,2019年5月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降至7.5万人,创3个月以来最低水平,不及市场预期17.5万人的一半。市场机构普遍认为,美国非农数据意外疲软或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有关。

(三)外贸规模连续下滑,贸易逆差额小幅收窄

美国国内消费需求放缓促使外贸进口额下滑,波音737Max停飞事件和贸易争端升级又削弱了出口的动力。2019年4月美国外贸规模降至4644.85亿美元,创15个月以来新低。其中,进口额2576.38亿美元,出口额2068.47亿美元,均较3月有所下滑。从贸易账来看,4月美国贸易逆差额小幅收窄至507.91亿美元。货物贸易方面,美国4月货物出口下降3.1%至1369亿美元,降幅为2015年1月以来最大,其中飞机出口减少23亿美元,大豆出口也进一步下滑。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4月美国对欧盟、加拿大的货物贸易逆差均有所收窄,分别降至151亿美元和18亿美元,而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却进一步扩大至294亿美元。机构普遍认为,“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阻遏了美国与全球的贸易,也并不能正在解决中美贸易的内生结构性矛盾。

QQ截图20190710144202.jpg

(四)财政赤字不断扩大,政府债务规模突破22万亿美元

得益于个人所得税和工资税收入的增加,2019年5月美国财政收入同比上涨6%至2310亿美元。但由于医疗、社保、国防、债务利息等领域支出不断增加,2019年5月美国财政支出同比大幅增长20%至4380亿美元,当月财政赤字额扩大至2070亿美元。据统计,2019财年前8个月美国累计财政赤字额已达7380亿美元,同比增长38%。国会预算办公室最新报告显示,2019年美国财政赤字额预计将达到8960亿美元,2022年将突破1万亿美元。从美债规模来看,2019年6月6日联邦债务水平已超过22万亿美元,其中公众持有16.19万亿美元,各政府机构持有5.82万亿美元,每天须支付的债务利息高达10亿美元。债务规模的不断扩大,从根本上挤压了特朗普施政的运筹空间。

(五)预计年内大概率降息,美联储酝酿货币政策框架调整

当前欧洲政局不稳、贸易摩擦加剧、全球经济见顶回落,虽然美联储重申目前所实施的货币政策是“中性的”,但也多次强调“正密切关注一些事件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将采取恰当措施维持经济持续扩张。”鉴于2019年以来美国经济自身动能减弱、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加,市场机构普遍预期下半年美联储将降息1—2次。特别的,6月4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芝加哥联储的研讨会上首次表示对降息持开放态度。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价格显示,今年9月的降息概率高达90%。此外,6月初美联储就货币政策框架、传导机制、沟通策略议题召开研讨会,预计相关政策评估将在2020年初完成。由于现行货币政策存在的有效下限问题限制了货币政策刺激的有效性,并且可能使得通胀偏离目标,市场预测货币政策框架调整的核心或是改进通胀盯住制,而更灵活的货币政策框架会产生何种外溢效应仍有待观察。

二、下半年美国经济形势

(一)主要有利因素

QQ截图20190710144214.jpg

从消费来看,受特朗普政府短期经济政策利好和近期美国经济表现处于历史较高水平驱动,美国消费者信心得到大幅增强。2019年5月密歇根消费者信心指数录得100,较4月上升2.8个百分点,为2018年9月以来最高值。2019年3月全美商品零售总额升至5143亿美元,较2月上升86亿美元;从投资来看,2019年美企仍旧保持营收增长态势,1季度标普500和标普500非金融营收分别同比增长5.9%、4.0%。全美商业经济协会2019年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2%的标普500指数企业愿意增加在美投资。从出口来看,随着美墨达成新贸易协议,预计将给美国玉米、大豆、猪肉、乳制品等农产品出口至墨西哥带来实质性利好。

(二)主要下行风险

2009年以来美国已连续十年实现经济扩张,近来市场不乏美国经济进入“周期尾部”“景气拐点已现”的观点。究其原因,在于看似强劲的美国经济实则主要依赖短期利好政策的一再“提前透支”,经济边际已然放缓、长期增长的内生动力显现“后劲不足”,虽然复苏周期被人为拉长,却不可能从根本上消除。高居不下的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和前景黯淡的贸易谈判、美联储货币工具有效性受限,再加上民粹主义兴起、政党博弈、人口老龄化等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削弱了美国经济长期增长潜力,未来一段时间“特朗普景气”终结的概率正在逐渐加大。

三、下半年美国经济总体走势

综合各方分析,2019年美国经济将延续温和增长态势。IMF4月最新预测,2019年美国GDP增速为2.3%。世界银行6月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认为2019年美国GDP增速为2.5%。美联储的预测则较为审慎,鲍威尔在5月媒体发布会上表示2019年美国GDP增速预计在2%左右。

(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外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