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动态
栏目导航

世界经济景气指标体系的分析与比较

 二维码 160
发表时间:2019-07-10 14:15

世界经济景气指标体系的分析与比较

孔亦舒

景气分析主要是通过一些主要的宏观经济指标,研究经济运行的规律,并预测经济波动的趋势,探寻经济运行的拐点。经济景气指标体系有利于追踪经济周期的波动状况,预测经济周期的复苏与萧条,并在此基础上,更大限度的发挥政府在市场失灵、经济萧条等情况下对经济的引导作用。世界经济景气指标体系的建立,还能够将当前与历史经济周期的同期情况进行比较研究,利用体系中的指标,对现行经济周期繁荣、萧条、复苏的规模和严重程度进行预估,尤其是能够预示经济扩张和收缩的拐点和对经济萧条和衰退做出的提前预警,有助于政府和私人部门做出相应的决策,从而将经济下行带来的损失最小化,因此,景气指标对世界经济波动的跟踪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发达国家和地区尤其是美国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并且有效的宏观经济景气预警和监测指标体系。本文挑选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主要包括美国、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日本、韩国和欧盟,现行的景气指标体系进行对比分析,同时介绍了我国宏观经济监测体系的构成,通过对比各景气指标体系之间的异同,本文给出了世界经济景气跟踪工作对指标选取的具体建议。

一、美国经济景气指标体系

美国是较早开始研究景气指标体系的国家之一,巴布森经济活动指数、哈佛指数等曾在20世纪初期被广泛应用。美国联邦政府机构也积极参与到相关的指数测算工作中,1961年10月美国商务部正式将NBER经济周期波动监测系统的监测输出信息在其刊物《商情摘要》上发表。自此,宏观经济景气监测工作开始从企业、科研机构的研究转向为政府机构研究。由于NBER的扩展指数不能表示经济周期的强弱程度,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的希斯金(J.Shiskin)提出了合成指数法,并于1968年使其适用化。1975年,美国商务部正式在其刊物《商情摘要》上逐月发布大规模修订后的景气指数,新的监测系统是由不同层次的景气指数所构成的一个全面测度宏观经济景气状态的完善系统,景气指数方法开始进入成熟阶段。1995年,美国大企业联合会(TheConferenceBoard)承担了以前由美国商务部完成的合成指数的计算责任。该机构目前计算并发布的合成指数,涵盖澳大利亚、巴西、中国、欧元区、法国、德国、全球、印度、日本、韩国、墨西哥、西班牙、英国和美国共14个经济体,此外还发布消费者信心指数,为月度数据。

QQ截图20190710144637.jpg

美国大企业联合会的指标体系由先行指标、一致指标和滞后指标三部分构成,在其2005版的使用手册中列明了计算所用的三类指标体系,并根据指标的历史变动定期进行修正。其中先行指标有10个,包括制造业平均每周工作小时、平均每周对失业保险的初次申请、制造业的消费品和原材料新增订单、零售状况扩展指数、非国防资本品的制造业订单、新的私人建房建筑许可、S&P500种股票价格指数、货币供应量(M2)、利率差(10年期国债减美联储基金)、消费者预期指数。一致指标有4个,包括非农业从业人数、居民可支配收入、工业生产指数、制造业和贸易业销售额。滞后指标共7个,包括失业的平均时长、制造业和贸易的库存/销售比、制造业单位产出的劳动成本、平均最惠利率、商业和工业贷款额、消费分期贷款/个人收入比、服务业CPI。

以美国大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公布的欧元区经济景气指标为例(参见图1),2008—2009年和2011—2012年均为欧洲经济衰退时期,在两次衰退到来之前,先行指数(LEI)均提前出现了下降趋势,一致指数(CEI)则与衰退基本同期,即先行指数准确的预示了欧元区经济衰退和复苏的到来,且先行指数的变动幅度明显大于一致指数,表明先行指数具有很高的敏感度,更容易反映出经济周期的波动。

第一段灰色时期,在2008年10月华尔街金融风暴初期,北欧的冰岛主权债务问题就浮出水面,随后欧债危机在希腊等欧元区国家不断蔓延,2008年全年,以欧元计算,欧元区15个国家的经济仅比2007年增长0.7%。

第二段灰色时期,自2011年下半年,欧洲债务危机愈加严重。危机通过贸易与金融渠道,从欧元区外围国家向中心国家、欧元区内的邻国,以及欧元区外其他欧洲国家不断扩散。欧洲经济在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出现负增长。随着陷入危机国家的内部财政金融改革等措施的实行、欧盟对成员国财政政策的协调和监管机制的不断完善,以及外部需求的增长等因素推动,2013年起欧洲经济将缓慢调整,经济增长率由负转正,逐渐走出衰退阴影。

大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公布的美国景气指数也表现出了与经济运行相一致的趋势:2001年受企业投资支出大幅下降的影响,美国经济结束了长达十年的增长开始陷入衰退,先行指数在2000年后期已经开始下滑,反映出先行指数对投资下滑有着极高的敏感度;2008年受次贷危机影响,美国经济陷入新一轮的严重衰退,先行指数与一致指数均准确地体现了出来,且先行指数均提前于一致指数。

根据大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公布的中国景气指数,除2008年先行指数和一致指数有小幅下降外,整体呈上升趋势,与我国经济运行状况基本保持一致。从2018年和2019年前两个月的先行指标可以看出,我国经济在短期内仍将保持较好的经济增长态势。

二、OECD经济景气指标体系

OECD目前公布包括33个OECD成员国和6个非OECD成员国的景气指数,6个非成员国包括巴西、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和南非。OECD采用“增长循环”的概念,去掉长期趋势,且仅研究合成先行指数(Composite leadingindicator,CLI)。OECD同时还发布商业信心指数(Businessconfidenceindex,BCI)和消费者信心指数(Consumerconfidenceindex,CCI),均为月度数据。

QQ截图20190710144651.jpg

如图4所示,OECD公布的合成先行指数与美国大企业联合会的先行指数有着明显的差异性,原因在于指数合成过程中对长期趋势做了进一步的剔除。几乎所有经济体都呈现出大致相同的波动趋势,尤其在2008-2009年阶段先行指数大幅度下滑,主要是受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的影响。

OECD与美国ConferenceBoard景气指标体系最大的不同在于,OECD在计算每个国家合成先行指数CLI所使用的指标组合都是不同的,在CLI组成部分说明书中详细列出了各个国家CLI指数的构成、数据来源以及可参考的历史拐点(波峰和波谷)。

OECD在计算中国CLI指数时所使用的指标包括化肥生产量(季调)、粗钢生产量(季调)、5000家工业企业扩散指数(出口订单水平)、总建筑产量(季调)、汽车产量(季调)以及股票价格(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交量)。根据OECD给出的经济拐点,21世纪以来,我国在2007年12月、2011年8月、2014年1月和2018年2月四次达到峰值,而在2002年、2009、2012和2016年四次达到最低点,与我国经济发展的实际状况基本吻合。

OECD公布的美国CLI指数构成中,包括住房动工量(季调)、耐用品的新订单量(季调)、股价(纽约股票交易综合指数)、消费者信心指数(季调)、制造业每周工作时长(季调)、制造业—工业信心指数、利率差。对比中国和美国CLI指数的构成,可以发现,两套指标体系使用的指标完全不同,除中国、美国外的OECD国家和5个非OECD成员国,其CLI指数的构成也都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但指标的选择也存在着一定的共性,即均反映了制造业需求、就业、股市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运行情况。

三、日本经济景气指标体系

日本对经济景气监测预警系统的研究已有近60年的历史,1966年,日本经济企划厅就在其白皮书中发布了日本景气警告指数,随着经济结构的不断变化,其监测预警系统在现行、一致、滞后的指标选择方面不断进行调整,同时对数据的季节调整和不规则变动调整等方法也不断进行更新,但仅公布日本本国的景气监测数据。

早期日本的指标体系包括14个先行指标和6个一致指标。先行指标有制造业每周加班小时数、股票指数、各行业营业利润、原材料价格指数、存货变化、机械建筑新订货、企业破产数、住宅消费(或面积)、消费者未偿还贷款变化、政府债券红利、制造业价格对单位劳动成本比率、制造业劳动生产率、货币供应量、服务业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一致指标有工资薪金不变价格收入、全行业固定工就业人数、失业率、工业生产、国民总支出、不变价零售额。

目前由日本内阁府公布的经济景气指标体系仍然包括先行指数、一致指数和滞后指数。其中,先行指标系列包括11个指标:最终需求品的生产者库存率指数、矿产品和制造业制成品的生产者库存率指数、新工作机会(不含应届毕业生)、制造业机械订单指数、新建住房开工面积、消费者信心指数、日经商品价格指数(42项)、货币存量(M2)(同比变化)、股票价格(东京股票价格指数)、投资环境指数(制造业)、营业利润与总资产之比(制造业)、新发行政府债券收益率(10年)、小企业销售预测。

一致指标系列包括9个指标:工业生产指数(采矿和制造业)、生产者出厂货值指数(矿业及制造业生产者出厂货值)、耐用品生产者出厂数量指数、不定期工作时长指数(工业)、生产者出厂数量指标(投资货物不含运输设备)、零售额同比变化、批发销售额(同比变化)、全行业营业利润、有效就业比率(不包括应届毕业生)。

滞后指数系列包括9个指标:第三产业活动指数(商业服务)、一般工人就业指数(同比)、按固定价格购置新厂房和设备的业务支出(所有行业)、生活开支(工商户,同比)、公司税收、失业率、合约现金收入(制造业)、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生产者存货指数(最终需求货品)。

QQ截图20190710144703.jpg

四、欧盟经济景气指标

欧盟统计局定期发布欧盟28国(包括单国、欧元区19国、欧盟28国)的经济景气指数(Economic sentiment indicator,ESI),该指标由5个行业信心指数加权得到,包括工业信心指数、服务业信心指数、消费者信心指数、建筑业信心指数以及零售业信心指数,为月度数据,目前公开的数据时间跨度相对较短,为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2019年3月最新的欧盟国家经济景气指数见图5。

QQ截图20190710144715.jpg

五、韩国景气指标体系

韩国的指标体系包括10个先行指标和6个一致指标。先行指标有制造业新增和离职员工比率、货币供给M3、储蓄银行存款、制造业中间产品销售、制造业库存率、中间产品工业生产指数、机械行业新增订单、建筑许可面积、出口信贷、颁发的进口执照;一致指标有非农业居民就业人数、工业生产指数、制造业开工率指数、批发和零售贸易指数、国内现价消费、进口。

目前,韩国央行定期发布韩国经济景气指数(Economic sentiment indicator, ESI),指数的构成及权重见图,包括商业调查指数和消费调查指数两大领域,细分则包括制造业的出口、产能利用率、金融状况和服务业的商业状况、金融状况,以及消费领域的家庭收入和消费决策共七个方面。国别方面,韩国目前仅关注本国的景气跟踪数据。

QQ截图20190710144730.jpg

六、我国宏观经济景气指标体系的构成

我国经济景气监测研究主要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1987年,吉林大学系统工程研究所开始了我国经济循环的测定和监测。此后,国家科委、中国人民大学国民经济管理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技术经济研究所、国家统计局以及一些地方省市陆续展开了景气测定工作。1999年6月经中央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批准国家统计局正式增设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为公众提供经济和社会景气监测研究报告及信息咨询服务。定期出版《中国统计月报》《中国经济景气月报》。每月提供反映中国国情国力的基本统计数据,包括宏观、地区和行业的景气指数。

除国际常用的先行、一致和滞后指标之外,中国经济景气监测系统中增加了一项预警指数,四部分分别为:

先行指标是在经济全面增长或衰退尚未来临之前就率先发生变动的指标。可以预示经济周期中的转折点和估计经济活动升降的幅度,推测经济波动的趋向详细指标构成见图7。

一致指数包括了生产、就业、收入分配、需求等经济活动各方面的情况,可以综合反映总体经济的变动情况。

滞后指数包括了工商业贷款、居民储蓄、价格、企业存货及政府支出等经济活动各方面的情况,可以综合检验当前国民经济的变动情况。

预警指数包括了工业生产指数、固定资产投资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外贸进出口总额、财政收入等10个指标,通过预警灯号的形势反映经济运行所处的状态。

国家统计局最新的宏观经济四项指数为2018年3月份公布,时间起止日期是从1991年1月至2017年12月。其中,预警指数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4年世界经济低迷导致外需不振,三个时段表现较为准确,相较而言,先行指标暂未表现出较高的敏感度,与一致指标、滞后指标存在的差异性过小。

总体来说,影响经济景气的因素非常多,影响机制更加错综复杂,因此,各国和国际组织在指标选取上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它们选取指标也存在着一定的共性,都涉及了投入、生产、消费、进出口等方面、敏感度较高且相对便于观察的对国民经济有重要影响的指标。

从指标选取来看,发达国家和地区选取的宏观经景气监测指标大都涉及以下几类指标:就业类数据、股价指数、货币供应量、原材料、库存、订单、建筑汽车业等。

从覆盖的国别来看,美国、OECD和欧盟涵盖的经济体相对较多,其中美国公布的经济体最为全面;日本、韩国和中国景气跟踪监测目前仍针对本国,无法进行国际比较。

从公布数据的经济景气跟踪效果来看,美国公布的景气指数较OECD和欧盟更符合各经济体自身的经济周期波动状况,选取的指数体系具有一致性、可比性,先行指数与一致指数对经济周期变动表现出了极高的敏感性,同时,指数的变动又体现了各经济体自身发展的特色,因此,美国公布的各经济体先行、一致指数拥有更好的景气跟踪效果。

(作者单位:国家发展改革委外经所)

QQ截图20190710144742.jpg